理论前沿
理论前沿
理论前沿您现在的位置:海宁党校 > 理论前沿 > 理论前沿
我国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2017-11-18 20:34:27  点击数:5971  作者:admin  来源:求是网   文字大小:【放大】【缩小】      

精彩观点:

    ■共产党具有人民意识。这也是无产阶级政党和其他政党不一样的地方。在中国共产党的八大上,邓小平在报告中指出,共产党实际上就是人民群众在特定时期为了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而已,没有丝毫的特殊权利,所以说共产党的干部是没有权利凌驾于人民之上的。

    ■以前的改革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表明改革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的,就像一个拼图一样,但最终一定得有一个全局性的一个轮廓出来,这就要求各个拼图之间要相互配合。

    ■认为中国存在利益集团、利益集团阻碍中国改革的,实际上恰恰是一些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获利最多的人,比如说私营企业家,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是获利最多的,不认为自己是既得利益集团,恰恰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受害者。

    访谈实录:

求是网:田老师您好!欢迎做客《求是访谈》,今天的话题是“深化改革”。目前,深化改革并不仅仅在中国的推行,世界上包括奥巴马医改在内,很多西方政府都纷纷加入了改革的行列。您认为与西方国家的改革相对比,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全面深化改革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呢?

田改伟:我觉得首要的一点是中国和西方的政治制度。在面临重大挑战过程中,中西方政治制度所承载的功能、采取的应对措施都不同,这是最根本的区别。其次,中国共产党跟西方政党或者是西方执政党相比,他在面临重大变革和挑战的时候,体现出三方面的优势。

一是共产党有很强的进取意识。中国共产党不仅实现自我的解放,还要追求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他是一个很有远大目标的政党,他有强烈的通过改革推动社会进步的意愿。

第二,中国共产党有很强的忧患意识,他在取得重大成就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并不是一片狂欢,而是冷静。比如刚取得政权的时候,毛泽东就提出来“两个务必”,要谨防糖衣炮弹的进攻,让大家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在十八大的报告中,甚至是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习总书记的讲话就多次提到要有忧患意识,提出我们党面临的“四种考验”“四个危险”。

第三就是共产党具有人民意识。这也是无产阶级政党和其他政党不一样的地方。在中国共产党的八大上,邓小平在报告中指出,共产党实际上就是人民群众在特定时期为了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而已,没有丝毫的特殊权利,所以说共产党的干部是没有权利凌驾于人民之上的。

当然,在现实中也会犯错误,滋生一些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等不良作风,所以十八大以来的“反四风”,实际上也是在一直提醒全党,只有密切党群关系,密切干群关系,才能够执政,才能够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求是网:深化改革的目标是到2020年要取得关键性突破,我们现在的这五年是非常关键的五年,您觉得目前我们的深化改革还要注意哪些问题?

田改伟:深化改革的目标设置在2020年,时间是非常紧迫的。这是非常关键的五年,那么在未来深化改革的目标能否取得预想的效果,我觉得有几点是要注意的。

首先是干部要有担当。十八大以来反“四风”、反腐败力度这么大,对干部的触动是最大的。这样就要求干部转变自己思想观念,一定要跟上中央的要求,实际上就是要求干部要有担当,要有责任感、要敢于把中央的改革精神落到实处、要敢于作为。当然,中央也要鼓励这种干部,所以说现在中央出台了干部能上能下的这种政策,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现在我国的改革对整体性、系统性和全局性的要求更高了。以前的改革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实际上表明改革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的,就像一个拼图一样,但最终一定得有一个全局性的一个轮廓出来,这就要求各个拼图之间要相互配合。当前改革对配合度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这就要求各个部门对改革的措施和加强协调性,从客观上提高了要求。

我觉得这方面的作用目前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实际上因为在现实中很多改革恰恰是由不同的部门来承担的,所以很多改革措施效果就抵消了,这种整体效果就没有发挥出来。我觉得这是今后深化改革的一个很大挑战。

求是网:当前还有学者认为,中国改革最大的阻力是既得利益集团,您是如何界定利益集团群体的?

田改伟:实际上既得利益集团,好像是从十八大以来,这方面争论是比较多的,尤其是国内的学者,在分析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的时候,往往提出这个概念,但每个人的提出的内涵是不一样的。有人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是指那些权利和市场相结合富起来的人;还有人认为既得利益集团就是政府机关,还有国企、央企和国际资本集团;也有人认为,既得利益集团主要指的是中央各部门,是它们操控了中国的改革,形成国家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个人化。

我认为存在既得利益者,但是其远没有形成集团。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大家关注的所谓的利益集团呢?我觉得这主要是反映了改革开放以后,社会发生了利益分化,每个人成为不同的利益主体,这些利益主体对改革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也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认为中国存在利益集团、利益集团阻碍中国改革的,实际上恰恰是一些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获利最多的人,比如说私营企业家,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是获利最多的,不认为自己是既得利益集团,恰恰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受害者。

我觉得这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资本力量在不断强大,再加上有一些知识分子主动依附它们、服务它们、从它们的角度去思考中国的改革,以及思考中国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这是需要警惕的。

所以严格地讲,利益集团不是一个科学的界定,不是对中国改革阻力的一个很准确的分析,但是有一点是需要是要看到的,那就是中国的改革确实是由中央各个部门来推动的,客观上形成了各个部门根据自己对中国的观察,掌握的这个范围,来制定改革的举措,这就形成了大家表面上看到的所谓国家利益部门化,但是这种部门利益化,和西方的这个利益集团不是一个概念。

而作为一个部门来讲,它是在利用自己的权利,作为整个国家来说,这些部门是在为国家尽心尽力地工作,而不是为个人工作,也不是为部门牟利。所以所谓“部门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的说法、所谓的利益集团的说法,我想主要是从表面现象得到的一个结果。